舞台中央的人

 

舞台中央的人,给四周飙舞献媚

用肢体的技巧在求救,像深陷泥泞的神

嬉笑掩饰剧情的悲戚,向死戳穿古老洞穴

对无望的抚慰,流水的快感

认真而绝望,我忍不住指着头顶的光源说:

“请收起投影,表演结束”

 

 

低语

 

因暮色拨弄的情绪而寡言

我们在岁月里陌生那么久

像是被光折射的影子

来的突然,走得也必然会匆忙

 

这不老的爱欲,丰满又细腻

用美名冠冕的都成为

另一种残缺

 

引入目中的风

也不是此时的风

 

 

一条小路

 

有些路总是高过云层,雨雪无碍

我们脚印重叠,因为耗损气血

给粮仓补充谷物,笑面的人有颗石头心

垫在路面的是其中一颗,长在山顶的是另一颗

老人的所指,像一种箴言,一棵树

果实欲坠,向我伸手的行人

要走了红色水杯,恰巧的艳丽勾起了她的触觉

向我伸手的行者,蜻蜓点水般

取走的小食物,一直握在手里

为果实停下的人,播撒一粒种子

给无尽的未来,小路在簇拥的果树下

一直隐秘地在穿梭

 

 

日环食,青鸾或一棵树

 

梦中的膝盖,丈量无定义的事物

树上长着蓝色飞禽

羽毛镶嵌大海内里的闪耀

 

此时日照赤红,长寿花红艳

 

你略说席地而坐时的一部分喜悦

像是心念在匀称浮力下的某种克制

歌谣或淡黄色裙装,更像是

神谕般隐秘的时空衔接

 

一箭穿喉的黑狗总在潜逃

火焰在燃烧,宇宙露出白色骨头

 

赤脚喇嘛的头顶,一棵茂密大树

白色海螺吹奏光的号角

 

青鸾或一棵树,在弹奏

契合另一个灵魂的某种和弦

 

 原刊于《青海湖》2021年4月(诗歌专号)


那萨2020.jpg

        那萨,女,藏族,又名那萨索样,青海玉树人。曾获第三届蔡文姬文学奖、第八届诗探索中国红高粱诗歌奖、首届师陀小说奖优秀作品奖、《贡嘎山》杂志2015年度优秀诗歌奖、第三届唐蕃古道文学奖等。出版有诗集《一株草的加持》。